花语茶香&潇湘晨报 寻香记 | 跟“香道探索者”裴立华来一场“香遇”

作者:刘老师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8/9/10 9:24:46 人气: 标签:
导读:“香”遇在山间寻香,遇见一颗不起眼的香药,总会莫名的感动。这深山里的野草,要怎样的偶然,它们关于香的秘密才会被人们知晓,又要经过怎样的实验与幸运,才会被制成一柱香,散发最浓烈的芳香呢?茶事尤兴,而香事的美好时光早已不再,少有人愿意为一颗野草的香气驻足,更别说用心去提炼野草的芳香了。今天花语茶香裴立华


“香”遇
在山间寻香,遇见一颗不起眼的香药,总会莫名的感动。这深山里的野草,要怎样的偶然,它们关于香的秘密才会被人们知晓,又要经过怎样的实验与幸运,才会被制成一柱香,散发最浓烈的芳香呢?茶事尤兴,而香事的美好时光早已不再,少有人愿意为一颗野草的香气驻足,更别说用心去提炼野草的芳香了。今天花语茶香裴立华校长就会带大家来一场“香”遇。



香道探索者——裴立华

裴立华校长出生在中药世家,按照她的话来说是挂着香囊,闻着香药长大的,对于药香格外敏锐,兴趣使然,大学学习音乐的裴立华校长在毕业之后阴差阳错进入了制香业。2008年开始跟一个日本香道老师学习香道。制香行业还是有争论的。有的人认为只要香味好,就可以了,没必要加入太多的中医功能,而裴立华校长则认为熏香除了芳香养鼻,最重要的是颐养身心,祛秽疗疾,裴校长属于探索者,有时候会直接用外公传下来的中药方制香。



制香师,多半是半个中医

制香师裴立华想要在夏日里做一款驱蚊的香,对于她而言,做香更像是一场有趣的实验。“我的家乡汉寿那边,鳖甲都会晾晒,放在家里,有驱蚊防蛀的功效。”离开家乡多年,她对于这个细节念念不忘,想要将鳖甲入香,做一款“有家乡味道的驱蚊香”。



找寻鳖甲驱蚊防蛀的秘密

7月6日,我们跟随裴立华校长前往汉寿,找寻鳖甲驱蚊防蛀的秘密。

相比于南岭大山,洞庭湖区汉寿的香药就显得贫乏得多,佩兰、艾草、菖蒲、青蒿、藿香、薄荷……湖南的田野、乡间随处可见。但是,湖区自有自己对抗“五毒”的方式,汉寿县历来盛产甲鱼,县境太白湖、西脑湖、南湖、围堤湖,野生鳖甚丰。除了是一道美食,鳖甲也是湖区重要的一味中药和香药。据说,鳖怕蚊子,被蚊子叮咬,就会死去,却成了湖区人们用来驱赶蚊虫的香药,连李时珍也在《本草纲目》中感慨:生鳖遇蚊叮则死,死鳖得蚊煮则烂,而熏蚊者复用鳖甲。物相报复如此,异哉!



鳖甲驱蚊,属于水乡的香事

在裴立华校长的记忆中,家乡的农家在把鳖甲煮过之后,都会放在窗台上,防止蚊虫。鳖甲驱蚊的说法在汉寿流传甚广,在汉寿,我们还听到一种更为让人吃惊的说法是,在癞蛤蟆背上滴上一滴墨水,将癞蛤蟆挂在房间内,能够有效驱蚊,少有人实验过,却是属于水乡的香事。



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也大概是农历五月,汉寿一带流行麻疹,死了不少人呢,那时候,大家都用艾草、雄黄、菖蒲、鳖甲等草药来熏香。

“艾叶、菖蒲、鳖甲磨成粉,混合,加入木屑当助燃剂,纸卷成筒状,把粉末装进去,就是简易蚊香了。香味还挺好,驱蚊效果也不错。”因为过于繁琐,很少有人花工夫去做这种养生蚊香,“而且成本高,现在买盒蚊香才几块钱”。乡村熏香驱蚊方式的衰落,其实是熏香文化衰落的一个缩影,科技很容易取代了天然香药的功效,只注重结果的人们,无心去享受制香和“鼻观”的乐趣,无意于接受大自然过于繁琐的馈赠。



做一款“有家乡味道的驱蚊香”

鳖甲入香并不多见,没有任何香气,甚至略带腥味,如何调制出“家乡的味道”,就成了裴校长的难题。

手工制香,能最完整保持香药的芳香物质。

7月8日,采香回到长沙,裴立华校长就开始准备制香了。裴校长的香室在天心区蔡锷南路,长沙烟火最为缭绕的市中心。进入香室,浓郁的檀香味扑面而来,香桌上一个精致的博山炉,青烟缕缕。



炮制原料

香叶炮制较为简单,沉香、檀香之类的香木,炮制就复杂得多。香药同源,按照中医的说法,檀香生长在南方炎热地区,火性大,如果直接点燃熏香,让人容易上火。檀香的炮制方式一般采用用绿茶或云南团茶加柏叶煎汤,第一泡不用,第二泡使用,热茶浇灌,盖上盖子,放凉以后,最好进冰箱冷藏24小时。
而花的炮制又有不同了:“一般是要蒸馏的,把新鲜花瓣的香气蒸馏出来,再入香;直接将花碾成末入香,花香是出不来的。”裴校长解释。再将各种香药打磨成粉末状后,就是合香了,合香的器械足够精致,像个小型的地球仪,将所有的香药粉末,还有粘合剂榆树粉,倒入合香器中,转动合香器,各种香药就搅拌均匀了。制香的器械过于精致小巧,像是孩子们做游戏一般。搅拌均匀的香粉,用水搅拌把香粉捏合成团,然后在保持湿度的环境中醒香。裴校长的醒香方式属于少量制香的建议方式,将香团放在一个碗内,用纸张沾了水,铺在碗上,“十五分钟,就可以做线香了”。



  做香是个修身养性的活

压制线香的唧筒同样精致,像个注射器,原理也类似,将香泥挤成长条,就成了线香,看似简单,却极需要耐心的,细软的线香容易断,长短也不好把控。“所以,做香是个修身养性的活。”香泥还可以做成香丸、香饼、香塔,“檀香、沉香原料太贵了,香塔、香饼烧得太快,不合算”,玩香其实一直是一件需要经济实力的事情。新做的线香,要等自然干燥几天后才能焚香。“自己做的香,会有不同的味道在里面。”裴立华校长说,采香、制香或许原本就是焚香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吧。



与烟火为伍的香,却要杜绝烟火气

正准备用打火机点起一支香,裴校长立马更正:“点线香一般要用蓝焰,不然会有烟火气。”制香师有敏感的嗅觉,甚至能分辨不同的烟火,纯正的香,容不得其他烟火气的。
焚香并不比制香简单,香勺、羽尘、香箸、灰押、香印、银片、云母片、香炉……光是这些精致的焚香工具,就足够人眩晕的。
线香、塔香等独立燃烧的合香让香事变得相对简单,但在传统香文化中也颇有讲究的,譬如不能竖直焚香。“祭祀的签香才可以竖直,香是供奉先祖或神仙,上达天听。而线香,是日常熏香,属于人间事。”
下一篇:没有资料